学术动态 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动态

【农政与发展】系列讲座88讲:全球化与民族主义——解决“无解问题”的必要性

发布时间:2021/04/23  点击量:

2020年9月24日,受全球疫情影响而沉寂数月的“农政与发展”系列讲座以在线形式重新开讲。受邀进行秋季学期首场讲座的嘉宾是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新南威尔士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加文·基钦。

讲座围绕目前全球面临的一个主要矛盾展开论述:全球化与民族主义之间的矛盾,即已然全球化的经济和依然以国家为基础的政治。他指出,这个主要矛盾使人类面临更为严峻的环境、健康、经济、社会等方面的问题,而这些问题是“无解的”,又必须得到解决。此次演讲内容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马克思的引言与无解之题的由来;第二,无解之题在经济领域的主要表现;第三,无解之题的可能解决途径。

马克思在1859年《政治经济学批判》中写道,“……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能够解决的任务,因为只要仔细考察就可以发现,任务本身,只有在解决它的物质条件已经存在或者至少是在生成过程中的时候,才会产生”。加文·基钦教授解读了马克思的引言,指出人类确实可能已经具备了解决问题的物质条件和手段,但出于政治意愿或其他种种原因,人类未能采取必要的行动去解决问题。这意味着人类的未来不是宿命,而是可以被改变、被创造的。资本主义提供了进行改变和创造所必须的物质条件。

但我们面临的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是已然全球化的经济和依然以国家为基础的政治。这在经济上表现为:国家不能有效地对全球企业征税;国家不能控制全球资本的流动以及它们对本国产生的影响;盈亏以国家为单位来衡量,而不是作为全球需求来管理;盈余因此不能充分地被再次投入经济循环,满足全球需求、提高弱国的执政能力。这其中有些问题可以以国家、以经济联合体为基础来解决,比如环境问题、健康卫生问题等,而有些问题则需要一个新的更有力量的经济联合体来处理,比如全球的有效需求。加文·基钦教授强调,这个新的经济联合体应当能够看顾全球经济体系的运作,能够在必要时为经济体系中最薄弱的环节提供帮助,使其能有效应对本国的各种问题,也使全球经济能够良好运行。

此外,全球化在减贫、消除不平等等方面的影响是复杂的。从全球范围来看,全球化无疑减少了贫困发生率,但从某一国家、某一地区来看,又存在某一些阶层或阶级从中获益,而另一些阶层或阶级并无所获甚至蒙受损失的情形。这一方面使全球化出现了一边倒的大众话语,出现了对全球化的广泛批判和民族主义情绪的高涨,另一方面使不了解全球化真正影响的民众易被政客鼓动,接受和支持那些实质上于己无益的政策,包括退出全球化。加文·基钦教授指出,全球化的趋势已经不可逆转,任何逆转的企图只会让大部分人的福利受损。

既然我们只能在民族国家的政治框架内解决全球化的经济问题,那对于这个“无解之题”,人类能做的就是一点点来、一步步做。将这个问题分解为无数的部分,先解决能力范围内的问题,再推及其他。加文·基钦教授列举了一些事例,比如加强G-20的经济力量,使其能够助益于维护全球的有效需求;比如建立全球的税收管控体系,共同打击逃税漏税,使民族国家能够对境内企业和民众有效征税,进而增强管控国内公共事务的能力等。

讲座最后,加文·基钦教授就特朗普的民族主义举措、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关系、民主和资本主义的兼容性等问题与听众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汪淳玉 整理、邵念念 编审】



0